關於部落格
  • 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蔡主席「不要怕調整」,是「換位置就換腦殼」?

面臨外界「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的評論,蔡英文主席向黨內喊話,「外界的評論,我們都要凝聽」,「需要調劑的,不要怕調劑」,從在野走向在朝,要有「做為在朝者的責任感」。

蔡主席這一番話一定把茶青、深藍、左翼人士全都氣壞了。在他們看來現在民進黨版<兩岸和談監視條例草案>就是蔡主席「調整」腦殼的最惡劣例子。


民進黨的草案抛卻兩國論立場,茶青認為是倒戈了台自力場;國民黨認為選前痛駡國民黨採取「兩岸」名稱喪失國格,而今自己卻做同樣的事,使人不齒;左翼人士則批評草案是法式鬆綁的放水草案。

至於社會上的「中間人士」反映按理會很正面,來由是他們認為如許調整合乎中道,政策才行得通。只是這判定生怕有過度樂觀之嫌。

起首,民進黨在草案的說帖中強調:
整個交涉進程,國會可對(1)構和前會談計劃;(2)商洽中和談草案;(3)會談後協議文天職三階段加以本色審查,和其他國度相幹法式比力都更嚴格。

民進黨這話說得一點沒錯。

民主國度對外會談的權責雖然公則是:當局商洽、國會監督,然則國會監視的強度卻有異常大的差別。美國強度最高,來由是總統制國度行政立法是分權制衡關係,彼此設置了繁複的相互否決的機制,以至於常有參議員到場對外協商朝表團的景遇;一樣基於制衡或相互否決的精神,行政部分可以要求國會合用60天以內經由過程的「快速通關」法式。

另外一方面,內閣制國度如英國,權利制衡關係不是在行政立法間而在政黨間,所以在行政立法權利融合之下,行政部分涉外經貿協商,國會在過程中無權干涉,只有過後公約批准權。

再如歐盟,介入的各主權國利益分歧,採取「協商民主」的法式,執委會獲得理事會之「協商授權」後遵照授權的局限協商,並在協商過程當中隨時向理事會報告協商進展,理事會也會派員參加、監控。另外,商洽的過程當中,會員國代表得全程介入調查,固然不得講話,不過仍然不停於場外穿梭交涉,折衝立場;最後,執委會的協商成效送交歐盟會員國的批准同意。 (黃偉峰:從歐美經驗論立法院在兩岸經貿協商之監視腳色) http://www.ea.sinica.edu.tw/Forum/doc/Legislature.pdf基本上,歐盟既然採取「協商民主」,構成「協商授權」的工程浩蕩,但是授權共鳴一旦構成,一般談判比力順暢。

美國的體系體例,行政立法間有過多的否決點,福山稱號它是「否決政體」,它的泛起是基於對菁英代議體系體例高度的不信賴。如許的體系體例,對美國的外交的衝擊有兩個經典的例子。一個是威爾遜總統在國際上主導了國際同盟的成立,然則卻被國會杯葛,不予核准美國列入,這被認為影響到二次大戰的爆發;另外一個是美國簽訂了<國際海洋公約>,但是參議院到如今不核准,這使得美國在今天南海爭端中面臨中國時立場很困頓。

至於歐盟的多否決點首要來自於列國的國度認同。

民進黨這一個「世界最嚴」的國會監視設計來自於太陽花事件的民間版,它的泛起,更是出於代議體系體例信賴度的破產—民間的不信賴既是針對行政權,也對立法權;既是針對國民黨也對民進黨;既有對代議體系體例的不信賴,也有國度認同的矛盾問題,最後一樣就與歐盟相當雷同。

但是,民間版相較於美國體系體例又有一個盲點,那就是,美國體制是行政立法相互制衡,讓兩邊兵器對等,這也是美國有快速立法的機制設計的來由,然則台灣的民間版,在設計上讓立法權獲得完全主導而貧乏來自行政權的制衡。如許的制度設計再加上我國憲政體系體例貧乏解決行政立法僵局的機制,同時又有足以強化僵局構成的朝野協商機制,環環相扣下來,這一個草案實質上已成了「兩岸不和談條例」。

由於北京到目下當今從未摒棄同一台灣的詭計,是以台灣訂立一個相對嚴謹的協議監視條例簡直合情合理,然則依蔡英文主席和林全今朝說的話來看,新政府固然不成能像國民黨一樣傾中,卻仍然強調對北京將採取合宜的善意立場、仍然將和北京維持不變交流而非鋒利對峙的關係,也是以在草案名稱上捨兩國論而採用中性的「兩岸」定位,如許看來草案在談判法式上的過嚴規範,精力就前後矛盾了。
民進黨的矛盾不只出現在草案名稱和實體規範之間,也呈現在立法意旨和實體內容之間:

一、說帖強調「本法不涉政治構和」,然則草案第二條卻劃定「和談:指兩岸間就涉及行使公權利或政治議題事項所簽訂之文書。」

我們難以理解的是為什麼要用「政治」這個意涵高度不明白的詞:一則任何議題只要爭議上升全都邑成為政治議題,政治性於是包山包海;二則,在兩岸間爭議最大的不過和平和談,是以所謂政治議題也常常就指和平協議議題,那又極度狹窄。是以民進黨版這個條文的呈現使人不解,莫非在預告新政府就要推動和平會談了嗎?

二、任何對外協議必定觸及主權的行使,因此若非必要,沒必要說起,但說帖強調性地提到主權兩字,莫非有特別意涵?

矛盾也出現在草案對「一國兩區」的認可之上。本來草案名稱叫兩岸就是要避免「正面攤牌性的主權定位」,然而第一條又有「本條例未規定者,合用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劃定」,這是從跳開令統派跳腳的敏感定位卻一頭栽進令獨派跳腳的敏感定位當中,跋前疐後。

不管若何,兩岸政策,台灣既要保護主權自力立場,又要表達對北京善意,政策拿捏有必定的難度,這雖無可若何怎樣卻必需當真面對。是以儘管過去在野時衝過了頭,值得檢討,然則現在蔡主席強調,作為在朝者的責任感不要怕調劑,固然各政黨一齊跳腳,卻依然是准確的面臨,然則從草案內容上看來,民進黨的調劑距離一個堂堂正正的執政黨該做到的生怕還有很大的落差。

最後,各黨的草案背道而馳,特別是大有荒謬希奇之處,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憲政體系體例不明,內閣制、總統制、歐盟都因為憲政體制的不同而有很大的不同,都對應了體系體例而有本身邏輯一貫的配套,而台灣體系體例既然混亂,草案要合理可行自然難度很高,不管如何,這也是台灣迴避不了的問題。

【作者 林濁水/前民進黨立法委員】

---------------------------------------------------------
《概念發聲》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
對於這個社會巨細事有話想說?Yahoo奇摩新聞接待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見地,提出你的概念。請看---->投稿規範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https://tw.news.yahoo.com/blogs/society-watch/蔡主席-不要怕調整-是-換位置就換腦袋」--090723891.htmlLV包包 LV皮夾 LV長夾 LV專櫃 LV旗艦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